拆遷流武吉

本家常駐:http://www.plurk.com/aki19901123

原則上R18文都會放在本家
這邊放的文會看內容稍作文字修改

[UL][伯+里+貓][Hello Cat]

  「伯恩先生不好意思......」聽聞著少女扭捏的叫喚聲,伯恩哈德不甚理解的回頭一望。

  那聲叫喚中的幾乎可聞的心虛,讓伯恩哈德心底頓時泛起一股不好的預感。


  紫髮的貓耳少女緊張地揮動著獸耳,似乎斟酌著該怎麼開口解釋方才那場在大廳喧鬧過度的鬧劇,不小心殃及了圍觀的無辜民眾;左思右想仍想不出怎麼委婉地開口,只見艾茵小心翼翼地舉高了手中的活體生物湊近伯恩哈德臉前「我不小心把里斯先生變成貓了。」

  少女兩掌所緊抓的貓咪正一臉無辜地用肉掌遮掩著臉龐,好似說著你甚麼都沒看到,企圖掩埋自己的形體。


  他確實有聽聞同他一起復活的貓耳少女學會了可以將敵對者幻化成貓的招式,...

想到的王葉梗

一家名為『午時三分』的茶店
店長王杰希只賣茶、花茶、藥草茶種種茶飲就是不賣咖啡
老主顧葉修總笑說這根本不是茶店、是家中藥店吧

葉修總是在無法預測的時間點上門造訪
就像隻貓般
你永遠不知道他何時出沒,也無法推測他又會走向何處
王杰希總會泡著一壺茶等著葉修的到來


他們之間有著難以明喻的氛圍
不點破、不戳破,保持著若即若離的距離
觸手可及卻又轉身抽離


─ ─ ─

其實最開始想到的只有茶店老闆梗而已
後來又想到以前打過的某篇他作品衍生文
有個行蹤不定的客人還有在店裡等著那人歸來的店長

總會有回家的一天
旅行久了總是會想家的

每次都是這樣有梗卻沒手感(躺

王叶小段子



王杰希看着慵懒躺卧在长沙发上看电视的叶修,他簇拥靠向对方身后,将男人虚揽入怀中、并调整一个角度让他枕在男人怀中也不会感到不舒服。

视线向下扫去,看着叶修正小口小口酌饮泡好的茶饮,脸上带着一股惬意,那模样让他有感而发地发出一声感概。


「怎,是年纪到了。不然干嘛叹气。」怀中人头也不回地问道。

听闻叶修的问候,让他嘴角不自觉地弯起一抹弧度,「没什么只是想到了些事情。」

「想啥呢。说来给我听听。」顺手抓了一把放在茶几上的爆米花塞入嘴中,语调听来有些模糊。

将头靠在叶修头顶,刚洗好澡的身子透出一股沐浴剂的清香、发丝经过吹风机的吹烘有点蓬松,感受着叶修身上发散出属于他的气息,王杰希轻笑着回应...

[王叶] 情有所终 03

原著前提

叶修离家出走沒成功与王杰希是青梅竹马设定


所以,原著背景+私设= ooc (#


12

王杰希曾有个愿望,他曾希望有一天、能跟叶修一起站上舞台、一起夺得冠军......

曾几何时这个愿望改变了。


或许是在得知叶修义无反顾地埋头苦学。

也或许是在收到那笔触有些幼稚的魔道学者。


他就知道自己的愿望变了。

扛着微草向前飞。他在记者面前无比坚定地说道。

却无人知晓他在心底坚定地许下誓言,他要揣着两人份的愿望夺得冠军。


13

当萤幕上那G开头的英文单字闪出一阵耀眼光芒时,微草的粉丝早按捺不住地兴喜之情发出尖叫声,声浪之大几乎掩盖了会场各...

[王叶] 情有所终 02

原著前提

叶修离家出走沒成功与王杰希是青梅竹马设定


所以,原著背景+私设= ooc (#


07

他总习惯看着那片叶子亮起到黯淡无光的过程。

升上大学后的叶修不比高中时期有多余的时间,似乎就是赌那一口气,他把自己的心神埋入了课业上。

就是一个倔字。


“别太晚睡。”眼看时间邻近午夜十二点,王杰希开口提醒。

过了半响,通讯软体才起了回应,“哥知道。看完这份资料就去睡。”

“大眼你才是、职业选手熬夜伤身啊。”


王杰希不说叶修不会知道。

他曾有一次陪着叶修看了日出。


晚安叶修。

早安叶修。


08

叶修有两张帐号卡,知道的人不多,叶秋跟王杰...

[王叶] 情有所终 01

原著前提

叶修离家出走沒成功与王杰希是青梅竹马设定


所以,原著背景+私设= ooc (#


01

从有意识以来,王杰希就知道叶家有对双胞胎兄弟。

长得一模一样但性格却截然不同。

但他总是能清楚的分辨谁是哥哥谁是弟弟。


到底是为什么?

大概、是直觉吧。叶修笑着回应王杰希的疑惑。

或许吧。


多年后王杰希肯定的回应,并非只靠直觉,还有对你的熟悉(爱恋)才有办法分辨。


02


那一天叶修错过了离开B市的末班巴士,也错过了成为职业选手的机会。


那天晚上叶父突袭检他们兄弟俩的房间,在叶秋床底下找到一个塞满换洗衣物的行李袋,怒从中来的叶父喊着两个...

[特传][全员向、漾受]那些你我皆知却无法言语的八卦

01

公会有个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就算是新入成员也会在瞬间知晓的隐藏规则:千万不要探查巡司褚冥玥的身家资料。

不然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情报班过来人泪目表示。


情报班一向秉持着『探索世界真理终极八卦你我有责』

这中心思想就在褚冥玥身上硬被掐灭了。

为此情报班还更改了中心守则这已是后话,暂且不提。


到底是身世不能提还是家人不能曝光,纵使一竿子公会成员想去情报班饮茶吃点心嚼八卦都在偶然路过的褚冥玥皮笑肉不笑的表情下打消了念头。

曾兴起想打探想法的袍级,不管红蓝白紫黑,都尝到了任务做到死、用肝换人生的经验。


于是褚冥玥的身家...

[刀劍亂舞][鶴一]初戀那件小事 下之二

設定:現代paro


正文下收↓


  被自家親爹無言的壓力氣場壟罩,鶴丸國永支吾好一陣子才開口說起今天在公車上偶然幫了一期一振的事。原本鶴丸國永還想隱瞞自己順道拐了一期一振去喝咖啡這件事,卻在視線觸及他娘那萬分親切可掬迎人的笑靨,那梗在喉間裡的秘密也不知不覺脫口而出。

  審問自己的兒子這樣對嗎!警視總監不是這樣當的、我可是你寶貝獨生子啊!

  心裡正碎念著自家親爹待兒不薄的鶴丸國永旋即接收一技冰冽的眼刀,「鶴先生啊。」五条夫人淡然的針對某個關鍵字提出複誦,這一說就讓原本滿腹牢騷的鶴丸國永猛然心虛嗆到口水。

  鶴丸國永用力咳嗽試圖轉移爹娘的注意力,「我發誓我到剛剛...

[刀劍亂舞][燭→俱]甘い

  蜂蜜或著煉乳使得原本就濃稠的甜膩更加黏膩化不開,甜味點落在剛出爐的鬆軟鬆餅上在空氣中昇華為一種微妙的誘惑。

  大俱利伽羅拿起一旁的金屬叉子小心翼翼的自鬆餅切下一塊,白膩的甜延著一角滑落、牽引出一段絲線。大俱利伽羅內心掙扎了好一陣子──視線不著痕跡的注意到光忠嘴邊漾起的一抹微笑好似正鼓勵著他──橫豎不過就是塊鬆餅,吃下去吧。


  或許是沾上太多煉乳,叉子拿出嘴時幾乎可見甜膩延著嘴角滑過,那瞬間空氣中彷彿傾倒了糖罐,肺腑中除了甜還是甜。


  太甜了。

  大俱利伽羅皺著眉頭伸手拿取燭台切光忠放涼的綠茶一飲而盡,苦澀的綠茶壓不下唇舌間漫溢的香甜。

  太甜了光忠。青年少有...

[刀劍亂舞][三山]未聞花名

  背景架空、參考漫畫:花祭


  初次乍見那抹幽藍便占據三日月宗近的視野,清幽的樂音襯托出舞台上舞者的脫俗之美,三日月宗近目不轉睛的盯著那人的一舉一動。

  樂音停歇、身旁陪同者的叫喚也無法使之回神。

  ──那是只存在於舞台上的幻影。

  卻美得讓人忘我。


  「小狐丸。」周圍的人潮逐漸散去三日月宗近這才有了反應,他呼喚了一旁的親戚(對方嘴中叨念了甚麼從來不是他的重點),「我想得到那朵花,現在就想。」

  ......這個殘念笨蛋果然沒在聽我說話 !!!


  小狐丸壓下嘴角抽搐的衝動,輕嘆一口氣對著眼前壓根沒在聽人說話的三日月宗近解釋,「我...

©拆遷流武吉 | Powered by LOFTER